2012年4月28日,在郴州一间简陋的手术室内,一个年仅17岁的小伙接受了肾脏摘除手术。

  手术之后,小伙得到了23000元的酬劳,当看到那厚厚的一沓钱时,他两眼放光,满心欢喜,瞬间忘记了身体上的疼痛。

  原来,这个小伙并不是“真正意义”上的病人,他只是一个肾脏售卖者。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这位小伙甘愿卖掉自己的一颗肾脏呢?

  答案是:为了买苹果手机。

  这位为了买苹果手机而卖掉自己右肾的小伙名叫王刚,当时这件事曝光后,在社会上引发了巨大的轰动,也让苹果手机得到了“肾机”的称号。

  如今,9年过去了,17岁的王刚已经成长为了26岁的青年,失去一颗肾脏的他,近况如何呢?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1995年,王刚出生在湖北省的一个普通家庭。

  王刚自幼就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,从小到大也没有让父母怎么操心,一路顺风顺水地读到了高中。

  和所有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,王刚的父母也希望儿子可以学有所成,将来考上一所好大学,改写自己的命运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王刚是父母全部的寄托,也是家里唯一的希望,但这一切期望都在2012年的那个夏天崩塌了。

  起因是,王刚想得到一部苹果4手机。

  2011年,是苹果粉为之疯狂的一年。这年,苹果4横空出世,时尚的外观,超前的功能,让手机爱好者为之痴迷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17岁的王刚就是众多苹果粉中的一员,当他第一次从同学那里看到苹果4后,就流露出了羡慕的目光。

  随后几天,班级里有好几位家境比较好的同学,都成为了苹果4的拥有者,这些同学也成为了班级里的焦点人物。

  王刚看着他们到处炫耀手机,心里很不是滋味,羡慕之外又多了一丝嫉妒。于是,他在心里发誓一定要拥有一部苹果4.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起初,王刚选择回家跟父母要钱,那会苹果4的售价高达4000多元,这个数字在当时相当于普通工薪阶层两个月的工资,收入并不高的父亲,拒绝了儿子的要求,还严厉地训斥了他一顿。

  在父亲那里碰了钉子后,王刚还不死心,为了凑够一部手机的钱,他利用课余时间跑去打工,甚至去工地干杂活。

  但那点收入和4000元比起来,无疑是杯水车薪。一边是空空的口袋,一边是价格高昂的手机,那段时间王刚整个人都很浮躁,甚至没心思学习,每天想的就是如何才能一夜暴富。

  人在虚荣心爆棚,极端渴望财富的时候,就容易误入歧途,王刚最终没有把持住自己,走向了万丈深渊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那日,正苦于凑钱的王刚,在网上看到了一则广告,只要出卖一颗肾脏,就可以得到20000多余的报酬。

  这则广告引起了王刚的注意,随后一个大胆的念头瞬间跃出脑海:“去卖肾,就可以解决没钱的问题了!”

  起初王刚也有一丝犹豫,但他转念一想,不是经常有人义务捐肾吗?而且人有两颗肾,摘去一颗应该不会有什么影响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就在当天,王刚就拨通了对方的联系电话,他并不知道这通电话会让自己付出惨重的代价。

  电话接通后,王刚表明了自己想要“卖肾”的想法,对方非常殷勤,很痛快地说出了见面的地方。

  没有法律常识的王刚并不知道,买卖人体器官是犯法的,他更不知道对方是一家“黑中介”,而他们的上司则是一个赌徒,因为赌博欠下巨额债务,所以才铤而走险开始倒卖人体器官,从中牟取暴利。

  见面后,王刚又询问了对方一些关于手术的事项,言语中透露着担忧。亲自送上门的猎物,自然不能让他溜走,为了让王刚信服,对方说尽了花言巧语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王刚毕竟只有17岁,怎么能经得起这些社会老油条的诱惑。于是,他同意了这场非法交易,并坐上了通往郴州的列车。

  当时,“黑中介”的带头人通过中间人联系到了郴州的一家男科医院,成功租借了一间手术室。

  随后,此人又通过一系列的关系,聘请到了一家医院的肾移植专家和三名医护人员,分别担任主刀医生和助手。

  这场非法手术之所以能顺利进行,背后就是一个庞大的利益链,每一个参与 人员都会获得一笔不菲的报酬,简直是丧尽天良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2012年4月28日,在既没有消毒,也没有安全措施的情况下,王刚被推上了简陋的手术室。

  摘除人体器官,原本是一件让人担忧的事情,但躺在手术部上的王刚,心里非但不害怕,还在幻想着自己拿到苹果4的场景。

  几个小时候后,王刚的右肾被摘除,他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疤痕,随后他也如愿地得到了23000元钱的“报酬”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拿到钱后的王刚,在当地的医院简单地休养了两天,随后就迫不及待地返回了安徽老家,随后跑到手机店买了 一部手机和一部ipad。

  拿到手机和iPad后,王刚如获至宝,他第一时间就跑回学校跟同学们炫耀,在同学们的一片羡慕声中,他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  但王刚做梦也想不到,短暂的满足和虚荣心后,等待他的将是后半生的痛苦和折磨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一切回归正轨后,王刚拿着自己的苹果手机回到了家里。起初发现这部手机的是王刚的母亲,她赶紧追问:“从哪来的手机?”

  王刚自然不敢说实话,只是含糊地回答说:“捡的。”

  母亲自然不信,可无论她怎么逼问,王刚就认定说是捡的,结果没多久他的谎言就因为身体不适,而自动揭穿了。

  起初,王刚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异样,他的一点点担忧也放下了。但没过几天他就感觉身体不对劲,最开始是打不起精神,之后每天都昏昏欲睡,最后直接卧床不起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并发症出现后,王刚才感到害怕,于是主动向父母交代了自己卖肾买手机的事情,父母听后既感到生气又非常心疼。

  看着虚弱无力、脸色苍白的王刚,父母一分钟也不敢耽误,赶紧带着他来医院就诊,但一切都晚了。

  因为手术设备简陋,导致王刚的伤口感染,就连剩下的左肾也严重受损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经过医生的诊断,王刚被评定为三级残疾,这是什么概念?

  残疾共分为十个级别,一级最重,十级最轻,王刚的三级一般是指已经失去独立生活能力的人群。

  这个结果对于王刚一家人而言,无疑是晴天霹雳,此时王刚再后悔已经来不及,而母亲的眼泪更是让他深感自责。

  看着病床上的儿子,王刚父母对“黑中介”恨之入骨,他们果断选择报警,要让这些不法之徒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在王刚的交代下,警察很快破案,将所有涉案人员全部抓获。

  除了王刚外,这个犯罪团伙还倒卖了其他人的人体器官,并从中获利几十万。经过多日审判后,案件主犯被判有期徒刑5年,其他人员也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惩罚。

  作为受害人,王刚拿到了143万的赔偿金,但再多的钱也买不回他的健康。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在这场交易中,没有赢家,黑心商家受到了法律的制裁,贪慕虚荣的王刚也亲手毁掉了自己的身体。

  随着时间的推移,王刚的身体状况越来越不乐观,虽然父母从未放弃过给他治疗,但因为错过了最佳治疗期,医生也无力回天。

  心情最低迷时,王刚甚至想过自杀,但看到日夜操劳的父母,他最终还是放下了这个念头,母亲为了安慰儿子,总是鼓励他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都不会放弃你,一定要坚强乐观地活着。”

9年前,那个卖肾换苹果手机的小伙,现在怎样了?

  如今,王刚已经26岁,这原本是人生最美好的年华,但身高一米九的他,体重却只有120斤,为了活命只能不停地服药,每周还要去透析,可谓是吃尽了苦头。

  因为一时虚荣心作祟,王刚中断了学业,断送了前途,父母曾经渴望的“儿子通过考大学”改写命运的愿望,也沦为了泡影。

  这些年,为了给王刚治病,家里的钱也基本花光了,只能依靠低保维持基本的生活,有时候王刚看着母亲头上的白发,眼泪会不由自主地流下来。

  如果时间倒回到2012年,或许王刚绝对不会坐上通往郴州的列车,但人生没有如果,他只能为自己的虚荣心买单。

  就像莫泊桑《项链》中女主角马蒂尔德一样,既然享受了暂时的虚荣和吹捧,就要承受虚荣背后带来的苦难。

  本文作者:晨夕

  责任编辑&策划:淡淡翠